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13

役者

開始聽演歌是從在Manchster 工作的時候開始  從Manchester U的辦公室望出去 隱約可以看到遠方的鐵道 剛去的時候 時值深秋 往往午後兩三點已經天色昏暗 在辦公室帶上耳機 聽著演歌 賣力工作…………… 有天下午 一樣灰濛濛的天色 夾雜著細雨 遠方的火車緩緩通過眼前 聽著聽 眼淚竟然奪眶而出…………啊~~~異鄉遊子 身如浮萍 作詞:荒木とよひさ  作曲:浜圭介 愛の幕切れは 涙の数だけ あんたの背中に 子守歌 芝居がかった ひとりよがりの ふられ役なら 慣っこだから あ~ 女も淋しい 男も淋しい 抱かれて 抱いて 別れを重ねたら 幸福を想い出と いつも引き換えに 泣くしか出来ない わたし役者だね 生きるだけならば カスミを食べて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K少尉的點歌人生, 江州司馬青衫濕 | Leave a comment

The Boxer

一樣是畢業前 常聽的歌  幸福的時光

Posted in K少尉的點歌人生 | Leave a comment

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

每次聽到這首歌  就想到博士班最後那半年  當時第一次申請工作時 丟了上百份申請函 北從赫爾辛基 南到南澳大利亞 都申請了 那種豪情壯志 現在想到依然讓滿腔熱血沸騰不已呢~ When you’re weary Feeling small When tears are in your eyes I’ll dry them all I’m on your side Oh..When times get rough And friends just can’t be found Like a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男兒本懷, K少尉的點歌人生 | 1 Comment

The impossible dream

To dream the impossible dream 追逐那似乎無法實現的夢想 To fight the unbeatable foe 跟那看似穩操勝卷的敵人博鬥 To bear with unbearable sorrow 承受那凡人無法承受的哀痛 To run where the brave dare not go 奔向那連勇者也卻步的險境 To right the unrightable wrong 要矯正仿彿無藥可救的錯誤 To be better far than you ar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男兒本懷, 野人獻曝 | Leave a comment

Glory Road

Wearin’ my high boots,Got all my worldlies here in a sackLooking for something,Knowing that it ain’t here where I’m atAin’t looking backI’m comin’,Ride by thumbin’,Get by bummin’I’m on my way Friend, have you seen glory roadSay, friend, I got a … Continue reading

Video | Posted on by | Leave a comment

Furtwangler: Beethoven Symphony no. 7 2nd movement

Berlin Philharmonic, Wilhelm Furtwangler Live Recording, April 14, 1953 這樣的聲音 已經不需要任何解釋了…………………..

Posted in 男兒本懷, 西洋樂府 | Leave a comment

末代王孫之鬼迷心竅

K 少尉的點歌人生:第一次解編時值 1992 夏天 電視八點檔播的是”末代王孫” 周海媚跟黃日華演的  照說當兵是不能看八點檔 但是當時正在搬遷 解編在即 人心渙散 沒有人會管或想管中山室裏那臺電視 隨便吧~~~~所以我莫名其妙看了一陣子 每當這首”鬼迷心竅”一播完就是晚點名的時間 曾經真的以為人生就這樣了 平靜的心拒絕再有浪潮 斬了千次的情絲卻斷不了 百轉千折它將我圍繞 有人問我你究竟是那裡好 這麼多年我還忘不了 春風再美也比不上你的笑 沒見過你的人不會明瞭 是鬼迷了心竅也好 是前世的因緣也好 然而這一切已不再重要 如果你能夠重回我懷抱 是命運的安排也好 是你存心的捉弄也好 然而這一切已不再重要 我願意隨你到天涯海角 雖然歲月總是匆匆地催人老 雖然情愛總是讓人煩惱 雖然未來如何不能知道 現在說再見會不會太早

Posted in K少尉的點歌人生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