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羊傳


當兵時在八軍團常常去旗山鎮洽公 因為軍團司令部就在附近 洽公之餘就在旗山鎮溜韃 旗山鎮再怎麼逛也就這樣 逛呀逛就逛進書店了 就在旗山這家小書店買了這本春秋公羊傳 哈哈 這大概是當兵兩年惟一的收穫吧 前年再訪旗山 小書店已經歇業 令人惆悵

公羊傳

公羊傳講大義名分 講災異 講微言大義
歷代治公羊的名家常引來殺身之禍
喜歡公羊傳的我還是小心點好呀

倒楣之公羊名家 Number 1
眭弘 西漢魯國蕃縣(今山東滕縣西南)人,字孟。少好遊俠,長改行受《春秋》,以明經為議郎,任符節令。
昭帝時,泰山有大石自立,上林苑枯柳復起,他推《春秋》意,認為“此當有從匹夫為天子者”。
他上書說: 先師董仲舒有言,雖有繼體守文之君,不害聖人之受命。漢家堯後,有傳國之運。漢帝宜誰差天下,求索賢人,禪以帝位,而退自封百里,如殷周二王后,以承順天命。
霍光大怒 旋坐“妖言惑眾,不逆不道”,為霍光所殺。
倒楣之公羊名家 Number 2
何休(129年-182年),字邵公,東漢任城樊(鄰近曲阜)人。父何豹,曾任九卿之中的少府,何休依據漢代官員子弟可蔭任為中低層官吏的制度開始任官。何休的學問淵博,時人譽之「精研六經,世儒無及者」,對孔子遺留下的經書有十分精闢的瞭解。當時的帝師陳蕃邀請何休擔任幕僚,由於陳蕃在宮廷鬥爭中失敗,何休黨錮之禍中被禁錮而禁止任官,返歸家鄉。何休被禁錮在家時,開始註解孔子的經書,目前僅存的唯一文本是他歷時十七年才寫成的《春秋公羊解詁》。
倒楣之公羊名家 Number 3
鄭玄是何休同時代的著名學者,也遭到黨錮之禍。在禁錮期間讀何休寫的《公羊墨守》、《榖梁廢疾》、《左氏膏肓》,鄭玄不同意何休的見解,「蜂起而攻之,也寫了三本書反駁回去,史載「發《墨守》,針《膏肓》,起《廢疾》」。何休看了感嘆說:「康成(鄭玄字)入吾室,操吾戈,以伐我乎!」

Advertisements
Image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談古論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