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3

Lecture by Jurgen Moltmann

Jurgen Moltmann 是影響我最大的新教神學家 他一系列的書我都讀過 難得在網路發現他現場的演講    

Posted in 信仰殿堂 | Leave a comment

Heart of Glass

Werner Herzog 的電影 : Herz aus Glas (Heart of Glass): Herzog 的電影如佳釀 不易入口 喝慣以後 會上癮的~

Posted in 電影筆記 | Leave a comment

The Color of Pomegranates

The Color of Pomegranates 這部片子真是太獨特了 亞美尼亞千年文化好像非一次貫注在一小時內 濃到化不開的詩意呀    

Posted in 電影筆記 | Leave a comment

Trois Couleurs: Rouge

三色系列:紅 我在美國看這部電影的VHS 看了太多遍 看到我還寫了一篇影評 可惜原稿丟了 我寫的影評本來說要刊在TSA刊物上 結果………… 三色系列根本是部宗教片 但不是一般說教的宗教片而是討論信仰深處的電影 當我得知要去德國時 就想像片中街景 結論是還是日內瓦比較美

Posted in 電影筆記 | 1 Comment

契り (約定)

契り 作詞:阿久悠 作曲:五木ひろし あなたは誰と 契りますか 永遠の心を 結びますか 波のうねりが 岸にとどく 過去の歌をのせて 激しい想いが砕ける 涙のように 緑は今も みずみずしいか 乙女はあでやかか 人の心は鴎のように 真白だろうか 愛するひとよ 美しく 愛するひとよ すこやかに 朝の光が 海を染める 生きる夢に満ちて まぶしい願いがきらめく いのちのように 流れは今も 清らかだろうか 子供はほがらか 人はいつでも桜のように 微笑むだろうか 愛するひとよ 美しく 愛するひとよ すこやかに 愛するひとよ 美しく 愛するひとよ すこやかに  

Posted in 男兒本懷 | Leave a comment

山河

人は皆 山河に生まれ 抱かれ 挑み 人は皆 山河を信じ 和み 愛す そこに 生命(いのち)をつなぎ 生命を刻む そして 終(つ)いには 山河に還る 顧みて 恥じることない 足跡を山に 残したろうか 永遠の水面(みなも)の光 増す夢を 河に浮かべたろうか 愛する人の瞳に 愛する人の瞳に 俺の山河は 美しいかと 美しいかと 歳月は 心に積まれ 山と映り 歳月は 心に流れ 河を描く そこに 積まれる時と 流れる時と 人は誰もが 山河を宿す ふと想う 悔いひとつなく悦びの山を 築けたろうか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男兒本懷 | Leave a comment

洛陽伽藍記

周末讀物:洛陽伽藍記 自從永嘉之亂後 洛陽淪為遊牧民族的戰場 直到北魏孝文帝遷都洛陽 洛陽再一次成為帝都 見證了北魏帝國的繁榮與興盛 北魏皇室崇信佛法 更是帶動整個帝國 爭相建佛寺 塑佛像 洛陽伽藍記就是描寫洛陽的佛寺 然而這一切就好像是一場春夢 當六鎮反亂 爾朱榮沉胡太后 在河陰殺盡勳貴朝臣 洛陽再次淪為戰場 令人不甚唏噓 這本書不只描寫佛寺 更詳述與該寺有關的軼事趣聞 有些更是匪夷所思 南北朝人多愛神怪之說 可見一般 據書中自言,作者在魏孝莊帝永安年間(528年—529年)曾官奉朝請,見帝都洛邑極盛時。 時隔二紀,孝靜帝武定五年(547年),因行役重覽洛陽, 見其「城郭崩毀,宮室傾覆,寺觀灰燼,廟塔丘墟,牆被蒿艾,巷羅荊棘」, 甚至連鐘聲都罕聞。追思往昔,難免黍離麥秀之悲,故撰斯記,傳諸後世。 鮮卑帝國的漢化帶來的反擊影響既深且遠 隋唐帝國的本質就是在這場漢化與反漢化的激鬥中形成  北魏在教科書中匆匆幾筆 然而華北自永嘉之後第一個繁榮的帝國前承漢晉 後啟隋唐 尤其是與西域 漠北 三韓之間的關係更是盛唐的先驅 另一方面朝政為開國勳貴 世家大族所把持 終唐之世都承其弊 洛城自魏孝文帝太和十七年(493年)遷都於此,直到孝靜帝天平元年(534)遷都鄴城止, 一直是北方政治、經濟、文化的中心。尤其是孝文漢化後,洛陽城達到空前的繁榮, 一時文物典章都極為可觀。其間因為天子后妃帶頭佞佛,王公士庶競相捨宅施僧,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談古論今 | Leave a comment

“朱熹的歷史世界”讀後心得(一)

過年前看了一遍余英時先生的鉅著:”朱熹的歷史世界” 上下兩冊 。 前後超過千頁,看完之後忍不住要寫一下”讀後感”。 就當作是我的寒假作業吧! 不過這讀後感雖然不會寫成上千頁, 恐怕也非三言兩語可以結束, 所以姑且標之為讀後心得(一), 因為還會有(二)(三)(四)(五)……… —————————————————————– 朱熹的”道學”在明清兩代是科舉考試的標準, 受到專制帝王的尊敬。 這套學問甚至傳到朝鮮半島,取代高麗時代的佛教成為新的李氏王朝的國本。不只如此, 朱熹的學問飄洋過海到了日本,在十四世紀初激勵了後醍醐天皇,以”尊君”為名發動倒幕, 最後顛覆了鐮倉幕府(1333AD)。進而在十七世紀初更成了德川幕府的官學。換言之,朱熹的”道學”成為整個東亞的”官僚國家”的官方意識型態數百年之久,直到十九世紀西方列強入侵為止。這樣說來,朱熹的”道學”好像是反動的專制君王的護身符一般。 但是令人驚訝的是,朱熹的”道學”在他生前被宣佈為偽學。不只是他的門生故舊,甚至在學問上牽扯到他的人,都被趕出朝廷。甚至被編列成冊,永不錄用, 即所謂”慶元黨禁” 。直到南宋亡於蒙古人之手,這些”道學黨”始終被排斥在權力核心之外。 所以單純把朱熹的”道學”當作鞏固當權者的思想工具,進而把朱熹當作為了追逐君主的青睞而”曲學阿世”的腐儒,似乎是行不通的。 反過來說, 大部分人提起所謂的”宋學” ,多半聯想到的是講究”道理心性”的學問。近代以來講到 所謂”中國哲學”, 宋學往往佔了重要的一章。 相對於重視”文字訓詁”的漢學,以及重視”考據”的清學, ”宋學”似乎比較有哲學味。 而宋儒也的確自稱上承孔孟, 似乎漢唐不足與論。 這樣的學問似乎跟現實的政治毫無相關, 為何在當代被當局追殺?到了後世反成了官方顯學? 這顯然不是課本會回答的問題…… 余英時先生這部超過千頁的長篇著作,就是針對第一個問題的一個非常有說服力的答案。 這個答案就反映在這本書的副題上:宋代士大夫政治文化的研究。 簡單的說, “慶元黨禁”是宋代士大夫集團的內鬥下的犧牲品。 然而宋代士大夫集團的特性,不僅為中國歷代所無, 望諸西洋也罕有類者, 而”道學”之所以成為黨禁的對象,更是表明了道學的發展與宋代政局的發展之間千絲萬縷的關連。 為了了解宋代士大夫集團, 我們必須跟作者一樣上溯到北宋,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談古論今 | Leave a comment

Shostakovich: Symphony No.5

蕭士塔高維奇 第五番交響曲 Mravinsky 指揮 列寧格勒管弦樂團  

Posted in 西洋樂府 | Leave a comment

星垂平野闊 月湧大江流

K少尉的奇幻人生: 在衛武營兵工營時 有一次出公差到台南 公餘偷閒到阿姨家吃飯還跟姨丈喝了一杯 回營時在路上發生這段對話: 駕駛:排ㄟ排ㄟ~害啊 車無擋(煞車)啊~ K少尉: (微醺) 喔~免驚~~就慢慢給它馳回去吧 ( 轉頭向外) 星垂平野闊 月湧大江流 駕駛:???? 哈哈哈~~當然我們在晚點名結束後回到營區 一夜好眠 四海為家~浮生若夢呀 每次想到卡車”滑進營區” 正好是晚點名完解散的那一幕 我就免不了洋洋得意 當然 我是算過滴~~~

Posted in 男兒本懷, K少尉的點歌人生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