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熹的歷史世界”讀後心得(一)


過年前看了一遍余英時先生的鉅著:”朱熹的歷史世界” 上下兩冊 。
前後超過千頁,看完之後忍不住要寫一下”讀後感”。
就當作是我的寒假作業吧!
不過這讀後感雖然不會寫成上千頁,
恐怕也非三言兩語可以結束,
所以姑且標之為讀後心得(一), 因為還會有(二)(三)(四)(五)………
—————————————————————–
朱熹的”道學”在明清兩代是科舉考試的標準, 受到專制帝王的尊敬。 這套學問甚至傳到朝鮮半島,取代高麗時代的佛教成為新的李氏王朝的國本。不只如此, 朱熹的學問飄洋過海到了日本,在十四世紀初激勵了後醍醐天皇,以”尊君”為名發動倒幕, 最後顛覆了鐮倉幕府(1333AD)。進而在十七世紀初更成了德川幕府的官學。換言之,朱熹的”道學”成為整個東亞的”官僚國家”的官方意識型態數百年之久,直到十九世紀西方列強入侵為止。這樣說來,朱熹的”道學”好像是反動的專制君王的護身符一般。

但是令人驚訝的是,朱熹的”道學”在他生前被宣佈為偽學。不只是他的門生故舊,甚至在學問上牽扯到他的人,都被趕出朝廷。甚至被編列成冊,永不錄用, 即所謂”慶元黨禁” 。直到南宋亡於蒙古人之手,這些”道學黨”始終被排斥在權力核心之外。 所以單純把朱熹的”道學”當作鞏固當權者的思想工具,進而把朱熹當作為了追逐君主的青睞而”曲學阿世”的腐儒,似乎是行不通的。

反過來說, 大部分人提起所謂的”宋學” ,多半聯想到的是講究”道理心性”的學問。近代以來講到 所謂”中國哲學”, 宋學往往佔了重要的一章。 相對於重視”文字訓詁”的漢學,以及重視”考據”的清學, ”宋學”似乎比較有哲學味。 而宋儒也的確自稱上承孔孟, 似乎漢唐不足與論。 這樣的學問似乎跟現實的政治毫無相關, 為何在當代被當局追殺?到了後世反成了官方顯學? 這顯然不是課本會回答的問題……

余英時先生這部超過千頁的長篇著作,就是針對第一個問題的一個非常有說服力的答案。 這個答案就反映在這本書的副題上:宋代士大夫政治文化的研究。 簡單的說, “慶元黨禁”是宋代士大夫集團的內鬥下的犧牲品。 然而宋代士大夫集團的特性,不僅為中國歷代所無, 望諸西洋也罕有類者, 而”道學”之所以成為黨禁的對象,更是表明了道學的發展與宋代政局的發展之間千絲萬縷的關連。 為了了解宋代士大夫集團, 我們必須跟作者一樣上溯到北宋, 從宋初的胡瑗 孫復 石介諸儒的”明經治道”, 講到范仲淹的”先天下之憂而憂”,尤其是道學的肇始者程顥 程頤兩兄弟與王安石之間的萬般糾葛,更是直接連接到道學的發展。 所以這本”朱熹的歷史世界”的上冊的主角其實不是朱熹, 而是王安石與兩程。 而朱熹的時代則被定位是 ”後王安石時代”! 更進一步看, 表面上講的是”道理心性”的道學,背後是一群心懷大志嚮往”得君行道 德澤百姓”的儒者。 而朱熹的道學在余英時先生的分析下更是充滿了意欲扭轉”士賤君肆” 以及”君尊臣卑”的傳統政治型態的激進的意念! 這實在是歷史的反諷呀。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談古論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