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6

維根斯坦

出國前嘗試讀”哲學研究” 不懂 去年再讀一次  還是不懂 不懂是不懂  還是想讀呀

Posted in 談古論今, 信仰殿堂 | Leave a comment

獄外之囚

獄外之囚: 中研院做的口述歷史 《獄外之囚-白色恐怖受難者女性家屬訪問記錄》係首度以女性觀點為主題採集的第一手珍­貴口訪史料,歷時二年多,共紀錄55個受難家庭走過白色恐怖的滄苦 歲月。本次展覽因空­間限制,僅展出其中20位受難者女性家屬,她們遭逢逆境的堅韌與艱辛的生命之歌,她們­是不同地域、族群及年齡層的受難者之妻、女兒 或受難當事人,其中甚至有同時兼具多重身­份者

Posted in 談古論今 | Leave a comment

重力波

昨天宣布發現重力波 我想最高興的是愛因斯坦 再來就是約瑟夫 韋伯 可惜兩人都已作古 韋伯是2000過世的 我在馬里蘭時他還在 記得當年拿到馬里蘭物理系的介紹資料時 韋伯爺爺跟他那根大鋼柱還真搶眼呀 韋伯爺爺本來是海軍官校畢業的電機工程師 後來迷上廣義相對論 他一直相信重力波不僅存在 而且量的到 而且在地球量的到 他量了好幾十年 宣稱量到過 沒人相信他 我想他的大鋼柱不知送去哪了 LIGO 是我當研究生的時候開始蓋的 二十年過去了 終於開花結果 吃果子拜樹頭 韋伯爺爺如果看的到LIGO 漂亮的數據 應該會樂不可支吧 http://www.nature.com/news/ligo-live-inside-the-hunt-for-gravitational-waves-1.19344 LIGO: Playing the long game, and winning big! http://www.physics.umd.edu/GRE/GWdetect.htm  

Posted in 科學史話 | Leave a comment

為什麼我們需要瞭解”明治國家”?

“明治國家”是什麼 就是明治維新建立起來的國家 一直延續到二戰結束 大日本帝國瓦解 那我們幹嘛去瞭解這種老古董? 很簡單 臺灣的近代化 是在”明治國家”的框架下開始的 不僅是有形的各種”建設” 還包括整個政府人民的關係 甚至套用安德森的”術語” 臺灣這個想像的共同體是在明治國家的”蛋殼”內開始孵化的 所以我們進步的動力與限制 都與”明治國家” 的特性脫不了干係 特別是對官僚權力的迷戀 考試被賦予神聖的地位 通過考試的”菁英”理所當然的權力 全民都”應該”爬一個”文明開化”的階梯 這些都深深埋在臺灣人的深層意識中 在洗掉”黨國”的污穢之後 臺灣人要承擔決定自己國家性格的責任 明治國家的幽靈可不是那麼輕易 從我們心中可以驅趕出去的 所以要驅魅 先要懂鬼 深刻瞭解明治國家 此其時矣

Posted in 男兒本懷, 談古論今 | Leave a comment

故有斯人慰寂寥

孟子 王安石 沉魄浮魂不可招 遺編一讀想風標 何妨舉世嫌迂闊 故有斯人慰寂寥

Posted in 男兒本懷, 西洋樂府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