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江州司馬青衫濕

雪中紅

1992 年九月到1993年四月底 我在旗楠公路旁一個叫”衛光”的小營區當排長 每次放假時 一定會到小營區隔壁阿婆的店買無糖開喜烏龍茶 拿著搭上公車 一路到高雄 司機大哥不是放”媽媽歌星”就是放這首”雪中紅” 每次一聽到這兩首歌 不知不覺 就想起里港 嶺口 燕巢 楠梓這些地名 還有那股四海為家到處飄泊的滄桑味 特別是經過高雄監獄時 還會特別注意上車的人 其實 當兵跟被判一年十個月徒刑的差別 就只是我們還能放假而已 哈哈~~~~~ 搭上往臺北的國光號 往往是離開營區好幾個小時以後的事 回到臺北 朋友都在當兵 除了回家讀讀馬克思 看看大河劇錄影帶 還真是無事可做 只是呼吸營區以外的空氣 就是一件幸福的事 幸福 其實就在方寸之間

Posted in K少尉的點歌人生, 江州司馬青衫濕 | Leave a comment

再會夜都市

台語低音歌王郭金發,10/8 傍晚在高雄參加衛武營重陽節活動演出時在台上突然昏倒,送醫不治。想起在美國念書時常聽這首他的名曲   再會夜都市 祈求郭先生的冥福

Posted in 男兒本懷, K少尉的點歌人生, 江州司馬青衫濕 | Leave a comment

迢迢學界路

斷腸詩 阿文改編 昨夜殘風傷心雨 今日愁眉割心槽 踏上迢迢學界路 何必越頭問前途 斷腸詩 解酒意 一科一科啊 祝哀悲 三分醉 七分癡 十分理想啊 夢中見 斷腸詩 夢破碎 一冬一冬啊 無彩去 你無愛 我離開 青春歲月啊 送乎你

Posted in 野人獻曝, 舊情綿綿, 江州司馬青衫濕 | Leave a comment

沉默

記得當年美麗島事件後 1980年暑假我回臺南 跟表哥一起去拜訪老師 他帶我們去吃夜市 去夜市途中 他突然進入一位朋友家 沒有寒喧 直接放起當時美麗島事件受刑人姚嘉文的太太周清玉的演講錄音帶 我跟表哥也一起聽 從頭到尾不發一語 聽完之後 帶我們默默離開 到夜市吃晚餐 其中有說有笑 好像沒發生過中間這段插曲 那種抑鬱悲憤的感覺 一直在我胸懷 這一段我好想拍成電影! 然後配上這段音樂

Posted in 男兒本懷, 舊情綿綿, 江州司馬青衫濕 | Leave a comment

Yesterday When I Was Young

感傷的歌 更令人感傷的是Glen Campbell 得了阿茲海默症 在告別巡迴表演時早已不斷忘辭 現在已無法言語了 The friends I made all seemed Somehow to drift away And only I am left On stage to end the play There are so many songs in me That won’t be sung I feel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男兒本懷, 江州司馬青衫濕 | Leave a comment

哭砂

在我腦海裏這首歌總是跟衛武營西營區那個破舊營舍連集合前的大樹連在一起 從我分發到那一天開時這首歌開始在我耳邊響起….. 倒底是哪個傢伙天天放這首歌呢 已不可考 你是我最苦澀的等待 讓我歡喜又害怕未來 你最愛說你是一顆塵埃 偶而會惡作劇的飄進我眼裡 寧願我哭泣 不讓我愛你 你就真的像塵埃消失在風裡 難得來看我 卻又離開我 讓那手中瀉落的沙像淚水流 是我最痛苦的抉擇 為何你從不放棄漂泊 海對你是那麼難分難捨 你總是帶回滿口袋的沙給我 難得來看我 卻又離開我 讓那手中瀉落的沙像淚水流 風吹來的沙落在悲傷的眼裡 誰都看出我在等你 風吹來的沙堆積在心裡 是誰也擦不去的痕跡 風吹來的沙 穿過所有的記憶 誰都知道我在想你 風吹來的沙 冥冥在哭泣 難道早就預言了分離

Posted in K少尉的點歌人生, 江州司馬青衫濕 | Leave a comment

英雄出少年

無負今朝少年時 去管多少不平事 是與非盡在我心 冒死生存情義 悲我願放下 苦我願去嘗 悲歡我自知 山我願去移  火我願闖過 心內志難移 無論幾多次成敗 要創一番英雄事 歷百險大步去闖 擲死生留名字 這是我國二下學期播的港劇的主題曲 唉! 英雄出少年!!!! 沒機會了!!!! 不過聽了這歌還是很熱血呀

Posted in 男兒本懷, 江州司馬青衫濕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