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男兒本懷

跟力學乾杯

跟力學乾杯 阿文改編 考過了許多試 你是不是覺得累 這樣的心情 我曾有過幾回 也許是考試睡過頭 也許是題目不會寫 現在的你 我想一定很疲憊 人生際遇就像酒 有的苦有的烈 這樣的滋味 你我早晚要體會 也許那傷口還流著血 也許那眼角還有淚 現在的你 讓我陪你喝一杯 乾杯 同學就讓那一切成流水 把那力學 把那力學當作一場宿醉 明日的酒杯 莫再要裝著昨天的傷悲 請與我舉起杯 跟力學乾杯 舉起杯 跟力學 乾杯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男兒本懷, 野人獻曝 | Leave a comment

一門爽課一場夢

一門爽課一場夢 阿文改編 不要談什麼教育 我不會因為這樣而哭泣 那只是昨夜的一場夢而已 不要說願不願意 我不會因為這樣而在意 那只是昨夜的一場遊戲 那只是一門爽課一場夢 雖然你影子還出現我眼裡 在我點名簿中 早已沒有你 那只是一門爽課一場夢 不要把空白考卷留在這裡 在兩位數的世界裡 不該有你 喔 為什麼談教育 還說什麼要努力 如今雖然沒人挺 我還是我自己 說什麼上課的紀律 說什麼愛學習 如今依然沒人挺 我還是我自己 為什麼談教育 又說什麼要努力 如今雖然沒人挺 我還是我自己 說什麼上課的紀律 說什麼愛學習 如今依然沒人挺 我還是我自己

Posted in 男兒本懷, 野人獻曝 | Leave a comment

大約在冬季

大約在冬季 阿文改編 輕輕的我將當掉你 請將眼角的淚拭去 漫漫長夜裡 未來日子裡 親愛的你遲早要二一 前方的路雖然太淒迷 我在笑容裡為你祝福 雖然迎著風 雖然下著雨 我在風雨之中槓掉你 沒有你的日子裡 我會更加HA-PPY滴 沒有我的歲月裡 你得叫醒你自己 你問我何時通知你 我也輕聲地問自己 不是在此時 不知在何時 我想大約會是在冬季 不是在此時 不知在何時 我想大約會是在冬季

Posted in 男兒本懷, 野人獻曝 | Leave a comment

停修時分

停修時分 詞:阿文改編 你說你選了不該選的課 你的心中滿是傷痕 你說你犯了不該犯的錯 心中滿是悔恨 你說你嚐盡了習題的苦 找不到可以抄襲的人 你說你感到萬分沮喪 甚至開始懷疑人生 早知道爆肝總是難免的 你又何苦一往情深 因為電磁總是難算難解 何必在意那一點點積分 要知道爆肝總是難免的 在每一個停修時分 有些題目你現在不必寫 有些課你永遠不必等

Posted in 男兒本懷, 野人獻曝, 江州司馬青衫濕 | Leave a comment

八月桂花香

八月桂花香 阿文改編 浮生如夢 幾番浮沉論輸贏  到如今都成煙雲 心也成空 宛如空心大蘿蔔 鱷魚電蚊香 飄入學生熟夢中 粉筆落盡 一身憔悴在灰裡 回頭時無叉也無圈 科學大樓 孤獨無人訴情衷 教室有我殘夢未醒 漫漫長路起伏不能由我 學海漂泊嘗盡人情淡薄 熱情熱心換冷淡冷漠 任多少壯志獨向寂寞 評鑑一過 自在花開花又落 哪管世間口碑如何 一紙表格 滿腹牢騷都沉默 只有桂花香暗飄過

Posted in 男兒本懷, 野人獻曝, 江州司馬青衫濕 | Leave a comment

童年往事

昨天想起一件往事…………………… 記得我們小時候 最風行的運動非躲避球莫屬 不僅是我們放學回家打 在學校的體育課也常常打 當然啦 對某些同學而言 打躲避球是他們最快樂的時光 前提是要拿得到球 接得到球 換句話說 砸人人家接不住 人家砸你你接得住 那自然是樂趣無窮 反過來如果人家砸你你接不住 砸人人家接得住 甚至根本砸不到人 那還有比躲避球更無聊的事嗎??? 不幸的是 我是屬於後者 這件往事正是與躲避球有關 沒記錯的話(啊 有點年紀開始有時會張飛打岳飛了) 是五年級的時候 體育課又要打躲避球了 我在外面 眼看又要度過無聊的一節課 也許是表達不滿吧 我就乾脆坐下來 不打啦 結果呢? 我被老師狠狠地訓斥了一下 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站起來 雖然我在五六年級行為乖張常被訓斥 那一次算是被老師嚇到了 然後過了三十六年…………………………… 我想我能了解老師的想法了 的確 有些事 有些人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男兒本懷, 舊情綿綿 | Leave a comment

法國大革命 英文字幕

法國大革命還是法國人演最道地! 第一集 第二集

Posted in 男兒本懷, 談古論今, 劇院人生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