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K少尉的點歌人生

雪中紅

1992 年九月到1993年四月底 我在旗楠公路旁一個叫”衛光”的小營區當排長 每次放假時 一定會到小營區隔壁阿婆的店買無糖開喜烏龍茶 拿著搭上公車 一路到高雄 司機大哥不是放”媽媽歌星”就是放這首”雪中紅” 每次一聽到這兩首歌 不知不覺 就想起里港 嶺口 燕巢 楠梓這些地名 還有那股四海為家到處飄泊的滄桑味 特別是經過高雄監獄時 還會特別注意上車的人 其實 當兵跟被判一年十個月徒刑的差別 就只是我們還能放假而已 哈哈~~~~~ 搭上往臺北的國光號 往往是離開營區好幾個小時以後的事 回到臺北 朋友都在當兵 除了回家讀讀馬克思 看看大河劇錄影帶 還真是無事可做 只是呼吸營區以外的空氣 就是一件幸福的事 幸福 其實就在方寸之間

Posted in K少尉的點歌人生, 江州司馬青衫濕 | Leave a comment

再會夜都市

台語低音歌王郭金發,10/8 傍晚在高雄參加衛武營重陽節活動演出時在台上突然昏倒,送醫不治。想起在美國念書時常聽這首他的名曲   再會夜都市 祈求郭先生的冥福

Posted in 男兒本懷, K少尉的點歌人生, 江州司馬青衫濕 | Leave a comment

老歌新唱

很孰悉的一首歌  不一樣的唱法 別有風味 浮上腦海的是 江淹《別賦》:「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矣」

Posted in 男兒本懷, 舊情綿綿, K少尉的點歌人生 | Leave a comment

家: 生平第一次離家 應該是去成功嶺 從小到大 讀的學校都離家不遠 成功嶺上熱鬧的很 也很緊張 沒什麼感覺 再來就是當兵了 剛開始受訓 簡直是開同學會 國中 高中 大學 你的國中同學是我的大學同學 我的高中同學是你的小學同學 也沒什麼感覺 真正有感覺的還是下部隊 一個人背著黃埔大背包 鏗鏘匡啷地搭著車 望著沿途寸草不生的泥火山地形 車子繞來繞去 突然間一股四海為家的凔桑冒上心頭 接下來 在押車的時候 放假搭車的時候 出公差摸魚的時候 甚至揹著值星帶在安官桌上發呆的時候 三不五時 這股有點豪邁還帶點滑稽的感覺 就會飄上心頭 軍中生活起伏甚大 有時極爽 有時極慘 不過日日難過 過日日 天天難混 混天天 也就退伍了 退伍以後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男兒本懷, 舊情綿綿, K少尉的點歌人生 | Leave a comment

哭砂

在我腦海裏這首歌總是跟衛武營西營區那個破舊營舍連集合前的大樹連在一起 從我分發到那一天開時這首歌開始在我耳邊響起….. 倒底是哪個傢伙天天放這首歌呢 已不可考 你是我最苦澀的等待 讓我歡喜又害怕未來 你最愛說你是一顆塵埃 偶而會惡作劇的飄進我眼裡 寧願我哭泣 不讓我愛你 你就真的像塵埃消失在風裡 難得來看我 卻又離開我 讓那手中瀉落的沙像淚水流 是我最痛苦的抉擇 為何你從不放棄漂泊 海對你是那麼難分難捨 你總是帶回滿口袋的沙給我 難得來看我 卻又離開我 讓那手中瀉落的沙像淚水流 風吹來的沙落在悲傷的眼裡 誰都看出我在等你 風吹來的沙堆積在心裡 是誰也擦不去的痕跡 風吹來的沙 穿過所有的記憶 誰都知道我在想你 風吹來的沙 冥冥在哭泣 難道早就預言了分離

Posted in K少尉的點歌人生, 江州司馬青衫濕 | Leave a comment

愛國神經病

啊我生氣我生氣生氣 為國家我身染重病 流落一滴 愛國情淚 是什麼人甲我叫醒 叫我呷藥仔配滾水 我才知影我住治瘋病院 事隔多年再聽 還是一樣好笑呀~

Posted in K少尉的點歌人生 | Leave a comment

時の流れに身をまかせ

退伍二十年 每每回想當時 就想到這首鄧麗君”時の流れに身をまかせ” 在深夜回到臺北的國光車上 她的歌聲伴我度過兩年軍旅生活  

Posted in K少尉的點歌人生, 江州司馬青衫濕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