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K少尉的點歌人生

愛國神經病

啊我生氣我生氣生氣 為國家我身染重病 流落一滴 愛國情淚 是什麼人甲我叫醒 叫我呷藥仔配滾水 我才知影我住治瘋病院 事隔多年再聽 還是一樣好笑呀~

Posted in K少尉的點歌人生 | Leave a comment

時の流れに身をまかせ

退伍二十年 每每回想當時 就想到這首鄧麗君”時の流れに身をまかせ” 在深夜回到臺北的國光車上 她的歌聲伴我度過兩年軍旅生活  

Posted in K少尉的點歌人生, 江州司馬青衫濕 | Leave a comment

流浪之歌

蔡振南在1994年《多桑》電影中演唱的《流浪之歌》,這首歌曲在他的歌聲詮釋之下,­格外讓人感受到離鄉背井,北上打拼的台灣農家子弟悽愴心聲、以及隱藏於心裡深層的悲哀

Posted in 男兒本懷, 舊情綿綿, K少尉的點歌人生 | Leave a comment

感恩

《感恩》 作詞:施碧梧 作曲:李建復 一個遙遠的夢是兒時 一串豪放的笑是年少 我從兒時走到年少 知道了 一口口的飯和一瓢瓢的水 是父親的汗 母親的淚 然後白髮我將會染上 然後皺紋將佈滿臉龐 我打年少走到年老 也把那 一口口的飯和一瓢瓢的水 留給我的兒 我的女

Posted in 舊情綿綿, K少尉的點歌人生 | Leave a comment

港都夜雨

每次聽到這首歌 就想起大學畢業前後那段帶點迷惘 帶點感傷的時光~ 許多人 事 物 像走馬燈般從眼前走過 然後消失 “今夜又是風雨微微 異鄉的都市…………….” 對於之前連大學都還帶便當的我而言 這是流浪的開始………………………………………

Posted in K少尉的點歌人生 | Leave a comment

星垂平野闊 月湧大江流

K少尉的奇幻人生: 在衛武營兵工營時 有一次出公差到台南 公餘偷閒到阿姨家吃飯還跟姨丈喝了一杯 回營時在路上發生這段對話: 駕駛:排ㄟ排ㄟ~害啊 車無擋(煞車)啊~ K少尉: (微醺) 喔~免驚~~就慢慢給它馳回去吧 ( 轉頭向外) 星垂平野闊 月湧大江流 駕駛:???? 哈哈哈~~當然我們在晚點名結束後回到營區 一夜好眠 四海為家~浮生若夢呀 每次想到卡車”滑進營區” 正好是晚點名完解散的那一幕 我就免不了洋洋得意 當然 我是算過滴~~~

Posted in 男兒本懷, K少尉的點歌人生 | Leave a comment

Frankurt-am-Main

這是在Frankurt-am-Main 的 Goethe Universtaet 擔任Humblodt fellow 時的宿舍 我就住在三樓 照片裏 突出的窗戶正是寒舍的窗戶 從窗外可遠眺對街的植物園 照片中的草皮是宿舍的庭院 常常在晚上舉行宴會 庭院裏有一噴泉 夜深人靜時常被噴泉聲吵醒 還記得剛到Frankfurt 常常放這首 剛到歐洲一切都是這樣新奇……………. 1st Movement: 2nd Movement: 3rd Movement:

Posted in 舊情綿綿, 西洋樂府, K少尉的點歌人生 | Leave a comment

夜半街燈

很喜歡這首夜半街燈 可惜的是 只找到音樂版 找不到演唱版 這首收藏在洪榮宏 舊情綿綿的專輯 這錄音帶一直帶在身邊從當兵出國到現在 尤其是剛入伍時 聽的更是頻繁 其實當時心情是蠻憂鬱的 大四下沒有去考托福 入伍時才開始念 字彙 文法還好 聽力是一蹋糊塗 當兵時請假去考托福 分數都是滿淒慘的 尤其是聽力 當時覺得我的出國留學夢可能一輩子都是夢 一想到心情就壞透了 那個時候 我總愛放這首歌 沉浸在憂鬱的藍色大海中………………..

Posted in 舊情綿綿, K少尉的點歌人生, 江州司馬青衫濕 | Leave a comment

時には昔の話を

退伍後的那個暑假 看著宮崎駿的”紅豬”  度過漫漫夏日 這首”時には昔の話を”出現在動畫的最後~ 偶爾 一起聊聊過去吧 總是去那家熟悉親切的店 看的到 窗外並排的七葉樹 一杯咖啡 可以消磨一整天 敷衍似地 找尋不可知的未來 大家都依附著夢想 我們被動盪時代理的熱風吹拂著 體內感受到瞬間 就是這樣 曾睡在路邊 大夥兒 哪也去不了 口袋空空地 也活了下來 等待明天的是貧窮 大家蜂擁至借宿的簡陋小屋 吵鬧到天亮才入睡 如風暴般 每天都轟轟烈烈 狂奔到只剩一口氣 就是這樣 看看僅留下來的這張照片 這個長滿鬍子的是你吧 至今 沒有你的消息 也有幾個朋友先走了 但絕沒有人會說 那些日子是毫無意義 就算是現在 依然描繪著尚未做完的夢 在世界的某處 永不停止的奔馳下去

Posted in 舊情綿綿, K少尉的點歌人生 | Leave a comment

役者

開始聽演歌是從在Manchster 工作的時候開始  從Manchester U的辦公室望出去 隱約可以看到遠方的鐵道 剛去的時候 時值深秋 往往午後兩三點已經天色昏暗 在辦公室帶上耳機 聽著演歌 賣力工作…………… 有天下午 一樣灰濛濛的天色 夾雜著細雨 遠方的火車緩緩通過眼前 聽著聽 眼淚竟然奪眶而出…………啊~~~異鄉遊子 身如浮萍 作詞:荒木とよひさ  作曲:浜圭介 愛の幕切れは 涙の数だけ あんたの背中に 子守歌 芝居がかった ひとりよがりの ふられ役なら 慣っこだから あ~ 女も淋しい 男も淋しい 抱かれて 抱いて 別れを重ねたら 幸福を想い出と いつも引き換えに 泣くしか出来ない わたし役者だね 生きるだけならば カスミを食べて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K少尉的點歌人生, 江州司馬青衫濕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