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6

雪中紅

1992 年九月到1993年四月底 我在旗楠公路旁一個叫”衛光”的小營區當排長 每次放假時 一定會到小營區隔壁阿婆的店買無糖開喜烏龍茶 拿著搭上公車 一路到高雄 司機大哥不是放”媽媽歌星”就是放這首”雪中紅” 每次一聽到這兩首歌 不知不覺 就想起里港 嶺口 燕巢 楠梓這些地名 還有那股四海為家到處飄泊的滄桑味 特別是經過高雄監獄時 還會特別注意上車的人 其實 當兵跟被判一年十個月徒刑的差別 就只是我們還能放假而已 哈哈~~~~~ 搭上往臺北的國光號 往往是離開營區好幾個小時以後的事 回到臺北 朋友都在當兵 除了回家讀讀馬克思 看看大河劇錄影帶 還真是無事可做 只是呼吸營區以外的空氣 就是一件幸福的事 幸福 其實就在方寸之間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K少尉的點歌人生, 江州司馬青衫濕 | Leave a comment

聖歌

其實在教會準備唱這首聖歌時 我已經哽咽唱不出來了 雖然臺灣傳統教育說 男子有淚不輕彈 可惜我好像是天生的愛哭鬼 有時看電視劇會哭得稀哩嘩啦 有時看電影會看到淚眼婆娑 決定要成為信徒的那晚 更是哭到嚇到人 這首平凡的詩歌讓我如此激動 是因為幾天前看遠藤周作的”沉默” 而簡單樸素的歌詞卻讓我想起那個在異鄉被處穴吊之刑 最後將腳踏上聖像棄教的神父 回想這幾年的信仰歷程 實在是百感交集 想起在英國曼徹斯特教堂看到的一句話 The greatest enemy of our faith is not doubt, but certainty. 真是令人深思的一句話 信仰 是沒有止息的戰鬥 戰鬥的對象是自己

Posted in 男兒本懷, 信仰殿堂 | Leave a comment

再會夜都市

台語低音歌王郭金發,10/8 傍晚在高雄參加衛武營重陽節活動演出時在台上突然昏倒,送醫不治。想起在美國念書時常聽這首他的名曲   再會夜都市 祈求郭先生的冥福

Posted in 男兒本懷, K少尉的點歌人生, 江州司馬青衫濕 | Leave a comment